第一百零六章她失眠了(1 / 2)

去年11月26日,许攸冉和秦楚结婚了。

秦烈选择在他们结婚纪念日这天结婚,除了故意恶心人,许攸冉还真想不到别的理由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秦楚读懂了许攸冉的眼神,随即就道,“我们去年选这天结婚还真不是因为黄道吉日。”

秦烈有些惊讶,终于回忆起去年的细节,“你要是不提醒,我倒是差点忘了11月26号是你和攸冉的结婚纪念日。”

此言一出,邢佳佳当即皱起了眉头。

她当即也跟许攸冉想到了一处,觉得秦烈是故意膈应人。

对于膈应许攸冉这件事,邢佳佳向来是乐此不疲,可结婚这样的大事,她是一点也不想跟讨厌的人扯上关系。

刚刚还因为秦烈的关怀而雀跃的邢佳佳,心里顿时有些憋闷。

秦烈或许已经察觉到了未婚妻逐渐低落的情绪,又或许没有察觉到,只见他左右打量着许攸冉和秦楚这对夫妻,眼神中充满了长辈看晚辈的欣慰。

“阿楚,我就知道你不是真的一点不在意这种事,你瞧瞧,你连家里人的生日都记不起来,结婚纪念日倒是记得很牢。”

秦楚手上的骨节本能一用力,脸上的笑意渐浓,“二叔这就说错了,其实很多事我都记得一清二楚,只不过我假装自己不知道罢了。”

一来一往里暗藏杀机。

两个人看上去互不相让,秦烈的视线紧紧抓住自己的这个侄子,眼前逐渐浮现了年幼时的秦楚的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。

那时候的清澈干净不见了,换而代之的是笑里藏刀。

只是秦楚再怎么成长,终究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活动了这么多年,所谓的成长在他秦烈眼里也不过是孩子的过家家酒。

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秦楚刚才的那句话听在其他人耳中都有着各自的含义。

秦老爷子不知想了些什么,终于开口将愈演愈烈的情态翻转回来。

接下来的饭局聊天火药味没那么重了,秦楚也只是偶尔穿插几句话,表达自己对即将嫁进秦家的二婶的祝福和喜悦之情。

只是他的祝福虽然语气和内容都没问题,但听上去总让人觉得没那么舒服。

中场休息时,秦楚收到了一条新消息。

[许攸冉:今晚还有好戏吗?]

秦楚看完消息并没有回复,又收起了手机,随即起身去了洗手间。

刚开始还以为他这是趁机去布局了,却哪知秦楚从洗手间回来后许久也没翻出任何水花,搞得许攸冉更是一头雾水,不知道这家伙究竟在耍什么花招。

菜上到第五道,郁惠突然出声,“对了二婶,我上周五去a市看一个朋友,正好看到你也在医院,二婶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”

闻言,秦烈也有些担心邢佳佳,“你不舒服吗?”

邢佳佳点点头,“这段时间总是失眠,所以去做个检查。”

原本许攸冉一直低头吃饭,听到邢佳佳的话下意识地也竖起了耳朵,同时还不忘用余光打量她的表情,也许是因为她们太过熟悉,所以许攸冉一眼就看出了邢佳佳的紧张。

她在紧张些什么?许攸冉不免好奇起来。

“失眠这事可大可小,医生怎么说?”

邢佳佳淡淡一笑,“说可能是我心理上太紧张了,我最近确实挺紧张的,一想到今天的订婚宴就心跳加速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这有什么可紧张的?”郁惠再次表现出她的暖心形象,友好一笑,“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,不用紧张哈!”

邢佳佳点点头,面露感激。

“确定是紧张才导致的失眠?”秦楚一脸的严肃,“你做了什么检查?”

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用一种紧张的眼神看向邢佳佳,她有些尴尬地解释自己真的没事,“做了脑部的核磁,没问题。”

“大嫂说得没错,失眠有时候就是身体亚健康透露出来的一个信号,刚好大嫂他们家有一个私人医院,二婶你最好还是去做个全身检查比较好。”

邢佳佳干笑一下,“这个……没那么严重,应该就是心理压力太大了。”

秦楚笑着道,“二叔不缺钱,二婶你这是还没办婚礼就已经开始想着要替二叔省一笔检查费了?”

这话说得邢佳佳骑虎难下,看了秦烈一眼,从后者眼中读出一抹不解,她有些心慌,索性敷衍了秦楚的话。

这边刚敷衍着答应,那边郁惠已经一拍胸脯,称明天就帮邢佳佳铺一条绿色通道。

很显然邢佳佳并不怎么愿意,托辞称自己明天有事,过两天再说。

一桌八个人,只有许攸冉从头到尾保持安静。

许攸冉几乎就快被众人忽略了她的存在似的,只是她虽然存在感低,但却一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。

郁惠哪里会这么好心,大约是已经设下了圈套。

只是她为什么会如此急切地想要套牢邢佳佳呢?许攸冉猜测郁惠大概是已经发现了什么,这才乘胜追击。

蓦地,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众人的谈话。

秦烈拿起手机走到了窗边,包厢里的空间很大,窗子离得也比较远,所以许攸冉没能听到他说了些什么,至于秦烈的表情就更不可能看出端倪了。